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

主页 > 网站建设知识 >
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作者:建站无忧网   时间:2020-03-16 08:54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作者:小太爷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没有血肉横飞的战场,也没有枪炮轰鸣的阵地,《乔乔的异想世界》是以一个儿童的视角来解读这样一场残酷而野蛮的战争。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故事的背景是二战末期的德国,盟军已经完成了对德国本土的合围,即将攻入柏林。而处于强弩之末的希特勒并没有就此放弃,依然对内施行高压政策,并以青年团的形式进行征兵。主人公乔乔虽然在年龄上没有达到入伍的标准,但已经是一名在青年团学习的一员,而伴随他成长的不仅是他的教官和妈妈,还有一个活在头脑中的幽灵——希特勒。每当遇到事情需要他进行判断和解决时,这个幽灵便会显现,为他答疑解惑并提供行动指南。

作为一个讽刺喜剧,片中的希特勒不是一个严肃古板的角色,与之相反,乔乔头脑中的希特勒的形象相当幽默且平易近人,因此,乔乔将其奉为成长过程中的导师,或者说,他是所有青年团成员的导师。

儿童总会听信童话,而成人却能识破谎言,乔乔的母亲知道希特勒是一个怎样的领袖,但她不能冒险,她与所有的母亲一样,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也不希望自己孩子成为一名为谎言而战的战士。但在极权统治之下,她与大多数人一样,都没有选择的权力。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这里不必有童真,因为他们不需要

乔乔是一名儿童,但也是一名正在接受训练的战士。他每天要面对的不是传授数理知识的老师,而是普及战争知识的教官,而与他一同上课的不是背着书本的同学,而是带着武器的战友。对于他们来说,战场不是书本上的文字,也不是科教电影的画面,而是正在迫近的未来。

这里不必有童真,因为他们不需要。《乔乔的异想世界》关注的不是在枪林弹雨中搏杀的成年人,而是一群被迫武装起来的孩子,他们是国家的未来,本应受到家长以及老师的呵护,他们需要的是一张安静舒适书桌,而不是一块荷枪实弹的阵地。但因为某个人以及某群人的野心,他们从出生那一刻起,便注定要被推上了那张用血肉撑起的赌桌。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镜头之下,稚嫩的双手握住的不是笔杆,而是一把杀人的尖刀,而他们脸上是挂着的是无知的欢笑以及无畏的怒吼。他们的童真在一种集体迫害中被抹去,他们不需要畏惧和软弱,更不需要源于内心的善良,那样只会受到唾弃和嘲笑。

乔乔是狂热分子中的一员,但不够彻底,因为他仍有疑惑,而疑惑源于思考。对于独裁的幽灵来说,思考是亟需堵住的漏洞,那样只会让一个战士变得迟疑和犹豫,而对于童真来说,这是躲过迫害的火种,它会点燃对个体生命的敬畏,以及对死亡的恐惧,最重要的是,它能让人重拾人性与善良。对于一个正在成长的孩子来说,还有什么会比善良更重要呢?

面对他人的威胁,乔乔放走了一只无辜的兔子,这是他不愿丢失的善良。而那些在沙盘上操演战场的独裁者们,他们手上握着的不仅是国家的命运,还有众人的生命,他们不愿丢失的又是什么呢?乔乔不知道,那些在战场上倒下的战士也不会知道。唯有从血泊中走过的历史,留下了可供评判的空间。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撕裂的家庭与破碎的生活

乔乔是一名正在成长的战士,但陪同他长大的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那便是他的母亲。

在课堂上,乔乔接受的教育是经过篡改的历史遗迹经过煽动的情绪,他被要求成为一个对犹太人深恶痛绝的雅利安后裔和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帝国战士,任何反对领袖的人都将成为他仇视的对象。但这不是真实的世界,犹太人并不是长着犄角的恶魔,那些因为反对独裁而被处死的人也不是理所应当的坏人。乔乔的母亲需要将这一真相告知她的孩子,但可能付出的代价便是自己与乔乔的生命。

我想,这便是《乔乔的异想世界》最为残酷的地方。极权主义思想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它不仅夺走了像乔乔这样的孩子本应保有的童真,而且通过一种刻板但又有效的思想灌输,将这些尚无判断力的孩子培育成了一个依附于独裁者的忠实信徒,他们被安插到各自的家庭,与脑中的幽灵一起,监视着他们的亲人。于是,在对立与仇视之下,亲情被瓦解,家庭被撕裂,以至于没有以家庭为单位的族群,只有以集体为核心的个体。

战争能够夺走的不仅是生命,还有生命本该守护的灵魂。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乔乔的母亲不愿他的孩子自始至终都活在一个被谎言以及极权笼罩的世界,她需要唤起乔乔的良知。当那些反叛独裁的人被吊在街头以恐吓众人时,企图回避这一幕的乔乔被母亲所阻止,因为她知道,战胜独裁的方式便是勇于正视独裁。

这是一段属于二战时期德国普通民众的记忆。因为某群人的狂热,他们被迫卷入了这场血腥的战争,而在极权的胁迫之下,他们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唯有保持缄默才能挽留自己的生命,但这样活下来的前提是丢弃自己人性,以及掩埋自身的勇敢。

他们选择的,是一种支离破碎的生活,直至今日,某些碎片仍未完成拼接。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谁在承受这场战争的代价?

电影的末尾,盟军攻入了柏林,这座暗流涌动的城市最终成为了炮火肆虐的战场。而这时的乔乔早已失去了他的母亲,当他试图将怒火发在躲藏于家中的犹太女孩时,他开始怀疑更开始惶恐,因为他爱上了这个犹太人。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爱是一种源于内心又无法抑制的情感。而乔乔之所以能够爱上那个犹太女孩,是因为他从心里否认了关于犹太人就是恶魔的信条,并接受她与自己一样,说着同样的语言,有着共同的思想。这激怒了活在他脑中的幽灵,而乔乔却开始反思,为何要存在这样一个幽灵。而在这种反思之中,存在着一个本质的问题,即谁造就了这场战争,以及谁在承受这场战争的代价?

二战结束后,丘吉尔将其定义为“不需要的战争”,但这场战争仍然发生了,并卷走了成千上万个生命。他们是战场的直接受害者,但绝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那些被迫害的反对者,那些被胁迫的顺从者,那些被蛊惑的追随者,他们有人付出了生命,更有人付出了人性。狰狞的战场之下,被撕毁的是文明的底色,而昭示却是野蛮且原始的欲望。有多少名战士无人认领?又有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他们有多少人能回到故土,又有多少人能给自己的母亲一个拥抱?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在电影中,最为感人的一幕便是乔乔的挚友约基在战争结束后,对乔乔说的那一句:“我要回家看我的妈妈,我需要一个拥抱。”这个愿望很简单,但唯一的前提是,他们都活着,活着才有触感,才能拥抱。而战争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活着本身就是奢望。

为何选用儿童的视角来记录这一历史?我想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儿童能够看到的东西往往很简单,也很纯粹,而避免一场战争真的有那么复杂吗?如果所有人都想回到家中给父母一个拥抱,战争又如何能够发生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比问题本身更为复杂。


《乔乔的异想世界》: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若岁月静好,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战士?

当乔乔的母亲对着刚刚回来的战士大喊:回家去亲吻妈妈吧,我想在乔乔心中已经找到了对抗脑中幽灵的武器。